柏林爱乐网-社区服务-社区综合-常营吃喝玩乐

闲话北京系列(3):地坛书市及其它

发布人:柏林爱乐社区

柏林爱乐社区提醒您:让你提前汇款,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均有骗子嫌疑,不要轻易相信。

文/西风飘絮2007年11月1)生活在北京,恼人的地方着实不少,譬如高得离谱、简直能将那位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梦想的杜甫老先生从棺材里给死人气活过来的房价;又若那触目皆是、各条道路上堵得一塌糊涂,跟个超级停车场似的市政交通,一天高似一天的物价等等。俺家娘子老崔馨予言之凿凿地宣称只要是挤公交地铁的皆可归类为“弱势群体”,对这条名次的解释我是向来赞同,估计抛到互联网上也不会有人反对。作为历史文化名都的北京,物质方面的不公平由它去好了,好在精神层次的知识汲取方面众生平等,北京缺饮用水,但不缺文化用水,只要你愿意,随处都能钻出口“甘井”来,每年两度的地坛书市即是一例,近年来,地坛公园正以优越于国内其它城市而举办的春秋两季书市而正在成为爱书人眼中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用句地坛公园管理处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神采奕奕的那句豪言壮语“打造北京文化新名片”来狂妄一把,真不算为过。2)北京最早的两季书市是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劳动人民文化宫紧按着天安门,按今天咱小老百姓现在比较阴暗的心理来分析:或许是逛书市的“社会闲杂人等”太多,要是冷不丁从书市上窜出来个衣不蔽体的弱势群体分子哭喊着冲到伟人像下磕头如捣蒜、痛哭流涕痛斥当今社会黑暗的场景可就得轮上那些负责警卫的官老爷们喝上一壶了,出于严防阶级敌人搞破坏、坚决不能把咱当前和谐社会的大好形势给耽误了的审时度势需要,当局一声令下,原本热闹的文化宫书市被驱逐到了北二环边上的地坛公园,也好,从狭小的文化宫迁到偌大的地坛、摊位多了,也就更加热闹了,伟人曾说过广大天地大有作为嘛!或许是太喜欢史铁生的随笔《我与地坛》的缘故,我常常思忖书市搬迁至此会不会与《我与地坛》这本书有关,更或者说是与住在地坛边上的史铁生老师有关,史铁生赋予了地坛太多的文化气息,在这里举办书市正暗合了热爱读书、热爱史铁生的读者们的意愿。。地坛成就了史铁生,而史铁生回报了地坛,原本落寞的地坛因为史铁生的染笔而涅磐重生,又焕发出青春来,越来越多的人在周末涌到了这里,在这里读书、学习、思考。比不得南城大哥天坛公园的富贵流油,地坛宁愿守着属于自己的朴实无华。3)春秋两季的地坛书市,只要有闲,我是一准儿要带老崔馨予去凑凑热闹的,我们将这打趣为“赶集”,今年更不例外,11月3日,书市开幕的第二天,风和日丽、天气看来不错的周末,我们从住所团结湖出发,乘115路到张自忠路下车,然后向北顺着东四北大街一路溜达着走到了地坛公园南门,周末的地坛公园要比平时更热闹些,我去排队买票,平时2元的门票涨到了5元,不得不佩服现在公园经营者们的市场经济头脑,皱着眉头递过去10元钱取回了两张票,就在这时,在我右侧的一个窗口,一个三十来岁虎虎生威的北京娘们和售票员干上了:“你们凭什么乱涨价2元的门票为啥改成5元听证了么有物价局的文件么妈的再也不上你们这玩了”,一个字不带停顿的京片子立马将端坐在里面面面相觑的售票员大妈们唬得一楞一楞,北京娘们的一顿痛斥,立马赢得了周围游人的喝彩,老崔馨予看我也跟着起哄,立刻奔过来拽着我往公园门口走去,说实话,地坛公园的行为太令人恶心了,也就咱中国老百姓安分,能忍,2元同5元在数目上虽说不上什么大的差距,但对即将召开热热闹闹奥运会的北京来讲,更多地折射出了当代社会法制体系的不健全。进得公园门口,里面霹雳啪啦的大喇叭混合着书商们的吆喝一股脑灌了来,还好,已经“列席”了几年的书市,我们对此已习以为常,在拥挤的人潮人海中,我们一个书摊挨着一个书摊逛。游客是流动的,所以总感觉人多于书,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简直扑腾扑腾的一大锅饺子:西装笔挺、对财经管理类书籍情有独钟的男士”;蓬头垢面、如饥似渴地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漫卷诗书喜欲狂的书痴;颤颤巍巍、不敢碰着怕被讹着、拖着四书五经在人堆里蹒跚的老头儿;着长靴裸露着雪白胳臂和大腿翻弄着时尚杂志咯咯傻笑花枝乱颤的姑小资;更有那围在动漫杂志摊前叽叽喳喳为哪本小书更好看争得面红耳赤的少男少女等等应有尽有,好一副一览无余的地坛书市浮世绘呵。人多摊更多:张贴着全场七折八折、打着某某某新华书店的小铺子比比皆是,也难怪,他们是来地坛逃难的。北京中关村的几个大图书中心在这一两年里正在为争夺客源而斗得你死我活,撕扯咬踢之际,不知踩死了多少小看客,那些做小本买卖的书商接连被撵出了中关村。地坛当然是个躲祸的好地方,在这里恢复一下元气再好不过。更有那全场5元的铺子,很容易让人和早市上的服装摊联系起来,凑到跟前一瞅,全是一些冷的卖不出去的旧货。也有那全场最多九五折,摆明了是和小老百姓斗气的业界大鳄们,如人民文学出版社,铺子冷清,但他们不在乎,哪怕一本书都卖不出去,他们属于书市邀请而来的贵宾,人家的书可不愁卖,上有教育部文化部、下有大大小小的文教局撑着,那怕是废纸都不愁销路,压根指望着搁这旮旯挣钱,那就让这些大爷们“横着”好了。逛了几个摊子,我下了狠心,撇了三百多元,买了一套精装版本的《史记》和一套《资治通鉴》,价位、印刷质量还算说得过去,两套书下来足有三十斤左右,我扛着《资治通鉴》,老崔馨予拎着分量较轻的《史记》,两个人一前一后在人群里左躲右闪。在路过一个有关风水学的书摊前,老崔馨予小眼发绿,不顾一切扑了上去花30块钱买了两本有关于居室布局风水方面的书,我的脑袋立刻大了,在我们即将开始的新房装修过程中,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的我和买个手机号都要拿计算器敲上半天推算吉不吉利的迷信主义者老崔同志很难不进行一番“装修论战”,这还不够,老崔馨予捎带着买了本《低调做人、高调处世》,明里说是送给我做礼物,暗里没准又是对我凡事不低调的一种冷嘲。书市上各类书籍都有,其中多以旧书居多,旧书比新书好卖,早些年前就被视为废纸的东西,这回全变戏法了:一本残缺不全原价一毛八的红皮本毛选贴上了五块的价钱,还就有那显出一点常识也没有的纯洁青年哄抢。毛选值什么钱?发行量如此之巨,创下好几项中国乃至世界之最,毒害了一代人难道还要去毒害几代人?还不如去看看刚出来的江|选,没有灰尘刺鼻,还能搏得一个与时俱进的美名。在所有的书摊里,还就有那么一家折扣不低却人满为患、挤都挤不进去的书摊,相信爱书的朋友们都能猜得出,这就是三联。一向以磅礴大气、知识新颖为看点的三联这些年没少露风头,想想一本《北京青年周刊》卖两块,还没有它分量足的《三联生活周刊》随随便便标价八块,还就卖得顺风顺水,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三联内部有一帮懂书的学界精英,这是不容回避的事实。三联还就敢这么牛逼,拽得让人服气。因为人多,我没能挤进去,悻悻然离去之际,听到旁边也没能挤进去的一马尾辫儿小声嘀咕“怎么三联年年展位都弄得这么小啊,就不能大点”,只此一句可见三联的在读者心中的地位。4)书市唯一让人不快的是呈等比数列递增的商业运作,相比于上几届的卖吃卖喝,今年的嘉年华、各种商业宣传、广告发布都纷纷涌了进来,卖盗版碟的也大摇大摆肆无忌惮地见缝插针,一些地方特产也堂而皇之地搭起了顺风车、更有卖锅碗瓢盆的来凑热闹,好嘛!就差卖大力丸、拉二胡卖艺的没来了。书市的性质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这样究竟是好是坏呢,我没有资格去评断,史铁生写作《我与地坛》时还没有书市在这里举办,如果他今天再写个续集的话,又该是怎样的一番感叹呢?。。。。。。。。 [本帖最后由西风飘絮于2008-5-516:11编辑]

全部回复(12)

  • wangzq

    写的好,活生生的一幅地坛书市的写真

  • 秦风

    我挺喜欢楼主的杂文的。文词优美耐读。可惜的是我现在堕落了。变得超现实,很少再有那样的心境认真陶醉其中了。不知道这是悲哀还是什么:)

  • 雨中的旋律

    :lol:lol:lol:lol:lol

  • 淮南子

    写的好,活生生的一幅地坛书市的写真

  • 东旭装饰-1

    :handshake:handshake:handshakeLZ是高手啊~~~

  • 柏林天堂

    喜欢看书啊~~今年还去看看!!

  • 可邦整体厨房

    喜欢看书的了来晾一晾.

  • 苦丁

    在通州的太湖有北京最大的图书集散地。一般的图书都可以打8折。而且环境十分的不错。有兴趣的猪猪们可以去看看,绝对超爽!

  • 回声

    其实我想说,中国的盗版业很发达。嘿嘿

  • 回声的老公

    花了100元,一套金庸全集,给我美的呀……

  • stillwave

    有空可以去逛一下地坛书市,最近两年都去了,就涂一个热闹

  • 回声的老公

    LZ上文提到了史铁生,哈哈,那是家父小学同学,都在北新桥三条小学(如今的二幼,那时候称王大人小学)上学,一个班,同桌。

我也要发表

柏林爱乐信息网-柏林爱乐信息网是北京柏林爱乐免费发布信息网,优秀的柏林爱乐信息港、柏林爱乐信息网平台,最新最全的柏林爱乐B2B信息尽在柏林爱乐信息港、柏林爱乐信息网。可以浏览到最新柏林爱乐本地最全的信息、供求信息,还可以免费发布信息、免费刊登黄页广告。柏林爱乐信息网网是帮助柏林爱乐地区销售产品、免费刊登黄页、免费推广品牌的首选平台。

2005-2035 51bolin.com版权所有|  冀ICP备19035944号-3